<blockquote id="wemmu"></blockquote>
  • <samp id="wemmu"></samp>
    <label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label>
  • <samp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samp><samp id="wemmu"><s id="wemmu"></s></samp>
  •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首頁>傳媒史話 > 正文

    近代報紙冰雪運動報道的歷史考察

    2022-07-18 10:06:03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7月上   作者:馬振川 楊祥全

    摘要:  摘 要:近代報紙是社會啟蒙的重要工具,它是以刊載新聞信息、時事評論為主要內容的出版物。本文采用歷史研究法,以近代社會啟蒙重要工

      摘  要:近代報紙是社會啟蒙的重要工具,它是以刊載新聞信息、時事評論為主要內容的出版物。本文采用歷史研究法,以近代社會啟蒙重要工具的報紙為藍本,從史料學的角度,管窺近代報紙關于冰雪運動報道的主要內容、主要特點以及蘊含的“時代符號”。

      關鍵詞:近代報紙;冰雪運動;報道;歷史考察

      近代報紙是社會啟蒙的重要工具,是以刊載新聞信息、時事評論為主要內容的出版物。近代報紙大多數出版周期較短,這也意味著每天有“數以萬計”的信息從報紙中傳播出去,這些信息大部分轉瞬即逝,但總有一些歷經時間的沖刷,成為當下人們認識過去的一個重要“窗口”。

      2022年北京冬奧會成功舉辦,掀起了我國冰雪運動的熱潮,隨著“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目標的實現,越來越多的我國民眾用不同的方式享受著這場“冰雪盛宴”[1]。與此同時,冰雪運動也成為媒體報道關注的焦點。而在“報道焦點”的背后,我們有必要思考:以往歷史上對于冰雪運動報道有何特點?歷史報道中的冰雪運動有哪些項目?它又有怎樣的時代含義?……帶著諸多問題,本研究對近代報紙的冰雪運動報道進行歷史考察,以期通過近代報紙管窺以往冰雪運動報道的主要內容、近代報紙報道冰雪運動的主要特點等。本研究的史料主要依據國家圖書館《中國歷史文獻總庫·近代報紙數據庫》以及上海圖書館《全國報刊索引·中國近代報紙數字文獻全庫》,在上述數據庫中檢索“冰球”“滑冰”“跑冰”“滑雪”“萬國冬季運動會”等關鍵詞。完成檢索后,仔細甄別、研讀報道的內容,根據研究需要,選出有效的報道內容展開研究。

      近代報紙冰雪運動報道的主要內容

      (一)圍繞國內外冰雪運動賽事的相關報道

      近代報紙與冰雪運動賽事的“結緣”主要是在1924年前后。1924年1月25日,歷史上的“第一屆冬季奧運會”在法國夏慕尼開幕[2]。同年1月28日《申報》報道了“首日賽事”的相關信息:“二十六日法國恰摩尼克斯(今稱夏慕尼)電,第八次萬國運動會冬季運動股今日第一次比賽,與賽者共二十七人代表十國,五百密(今稱米)跑冰,美國朱特洛氏勝,占時四十四秒,五千密跑冰芬蘭森白氏勝,占時八分三十九秒,是日跑列各國所得分數如下:芬蘭二十分半,瑙威(今挪威)十七分半,美國十一分,一千五百密及一萬密跑冰定明日舉行。”此后,有關國內外冰雪運動賽事的相關報道在近代報刊中逐漸充盈。以下分國外、國內兩部分舉隅分析。

      1.國外冰雪運動賽事的相關報道

      1924年至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世界上共舉辦了5屆“冬奧會”(新中國成立前稱“萬國冬季運動會”或“冬季萬國運動會”),雖然由于種種原因并沒有中國運動員參加過“萬國冬季運動會”的相關賽事,但作為近代社會啟蒙重要工具的報紙一直盡力扮演著“萬國冬季運動會傳話筒”的角色。撇開“萬國冬季運動會”,近代報紙也關注了“世界性冰雪運動的比賽”,如:1937年2月21日-3月1日,《申報》對“國際冰球錦標賽”進行系列報道,初刊載于2月21日,報道內容為:“國際冰球錦標賽頃于本日賡續舉行初賽,由捷克隊對瑞士隊,德國隊對匈牙利隊舉行比賽,結果均以二比二打成和局,各隊凡獲有半決賽權者茲當分為甲乙兩組,甲組為英國·波蘭·瑞士·匈牙利四隊、乙組為加拿大·德國·捷克·法國四隊、一俟半決賽結果、再由甲乙兩組優勝隊舉行決賽。”經過一系列半決賽的報道,3月1日報道“加拿大奪得國際冰球賽冠軍”,報道內容如下:“哈瓦斯社二十六日倫敦電、國際冰球錦標賽,頃在此間舉行決賽,結果加拿大隊以三對零擊敗英國隊,而得錦標。”此外,近代《解放日報》《東南日報》等報紙也較多關注了莫斯科滑雪比賽、蘇聯滑冰比賽等有關“蘇聯冰雪運動”的賽事。

      2.國內冰雪運動賽事的相關報道

      受季風氣候、地理環境等因素的影響,舊中國冰雪運動賽事的開展主要集中在北方,尤其是平津(北平、天津)地區。除平津地區,大部分省市因經費、人才等原因未能開展冰雪項目或開展程度較低,以1934年華北冰上運動會表演會舉隅,陜西、河南、綏遠、晉省等電函“籌備委員會”不參加此次冰上運動會表演會,其中1934年12月5日《京報》報道:陜省不參加比賽,是因無此項選手。由此可見,近代冰雪運動在國內整體上普及度和影響力較低。

      近代報紙對國內冰雪運動賽事的報道主要集中在華北冰上運動會、平津冰球賽以及平津地區學校冰球賽三個方面。其中,對于華北冰上運動會的報道,最具代表性的報道案例是《益世報》(天津版)對1935年華北冰運會的全程式報道?!兑媸缊蟆罚ㄌ旖虬妫┳?935年1月開始,從籌備儀式、開幕過程、比賽過程、比賽成績、賽事售票、規則介紹、健兒寫真、頒獎儀式等方面發布了32篇相關報道。其次,有關“平津冰球賽”的報道主要為北平和天津地區的報紙所關注,如:1937年2月7日《庸報》報道“平津冰球決賽、津獲勝利、結果三比二”,報道內容如下:“[北平電訊]平津埠際賽冰球決賽,于昨日(六日)在平舉行,結果三比二,天津勝利,榮獲冠軍,茲將戰績列后:第一局1:1,第二局1:1,第一局1:0。”此外,近代報紙對平津地區高校以及中學的冰球賽事也較為關注,代表性的報紙有《大公報》《益世報》《燕京報》《華北日報》等,這些報紙主要關注了燕大、輔仁、清華、南開等部分平津地區學校的賽事。

      (二)圍繞大眾冰雪運動活動的相關報道

      近代報紙對大眾冰雪運動活動的報道主要體現在化裝溜冰會、化裝滑冰等活動,這些活動多數由地區青年會舉辦。起初參會多為青年群體,用以男女聯絡感情,然而隨著活動的發展,項目群體逐漸開始多元化,形式也多樣化?;b溜冰或化裝滑冰的著裝奇異,近代報紙中經常用“形形色色”等詞語加以描述。1937年1月29日《潮報》的報道更是直觀地描述了這種“形形色色”,報道內容為:“青年會少年會員化裝溜冰大會,定本星期日(三十一日)上午九時開幕,此次參加人數不少,有化裝李逵、唐明皇、諸葛亮,有化裝八戒、三劍客、黑衣盜,屆時定極熱鬧。”

      此外,化裝溜冰或化裝滑冰除“社會”中流行,在近代平津地區的學校和學生中也備受推崇。近代報紙報道中可管窺的平津地區學校就達二十余所,包括:燕京大學、北平女子文理學院、國立北平大學法學院、工學院等高校以及南開中學、天津市三十七小學等中小學校。其中,1935年1月24日《益世報》報道了“天津市立三十七小學昨舉行化裝滑冰會,四十余兒童參加,個個精神活潑”,報道內容如下:“[本市消息]天津市立三十七小學,每逢冬季,師生即在本校后院,掘一長約三丈,寬約一丈,深約一尺土地,放入井水凝結為冰床,現在該校業已放假,該校校長李硯田,為提倡鄉村兒童冰上運動起見,特于昨日舉行化裝滑冰會,校內外參加比賽兒童四十余人,個個精神活潑,人人興趣濃厚,形形色色奇奇怪怪大有可觀。”

      (三)與冰雪運動相關的廣告內容

      近代報業既要維持自己的發展特色, 又不依靠集團或者政府勢力,刊載廣告的收入是其最重要的物質支持[3]。長此以往,廣告版面就成為近代報紙不可或缺的一大特色內容。近代報紙刊載冰雪運動的相關廣告最為突出的是冰鞋售賣,所涉及大大小小的近代報紙以及版面的占比最多。如:1926年12月25日《申報》刊發冰鞋廣告、售洋三元,廣告內容如下:“跑冰鞋為游戲運動品之一,而于隆冬嚴寒之際,尤為適宜,近聞南京路同昌車行,存積跑冰鞋頗多,該行為優待主顧起見,特行削本出售,每雙實價祇售洋三元云。”1929年12月15日-20日,《益世報》(北京)更是用多個版面分天刊發了同一冰鞋的廣告:“大批溜冰鞋到北平了!福隆洋行。王府井大街十四號。電話東局六六三號。”其次,近代報紙刊載冰雪運動的相關廣告也涉及溜冰場,廣告內容大致有溜冰場開業、溜冰場裝備租賃等。此外,近代報紙刊載冰雪運動相關的廣告還涉及以“溜冰”為噱頭的電影廣告,如:1941年7月28日《陣中日報》刊載《銀冰艷舞》的電影廣告,其中廣告以溜冰小舞后愛玲熏兒領銜主演、雷電華公司最新溜冰歌舞音樂巨片為售賣的主要噱頭。廣告內容為:“雷電華公司最新溜冰歌舞音樂巨片?!躲y冰艷舞》溜冰小舞后愛玲熏兒領銜主演。今日換映,下午三時售票定座……”

      近代報紙冰雪運動報道的主要特點

      近代報紙冰雪運動報道的特點主要反映在兩個方面。

      一是整體上“冰上運動”報道較多,“雪上運動”報道較少

      通過《中國歷史文獻總庫·近代報紙數據庫》《全國報刊索引·中國近代報紙數字文獻全庫》所管窺的報道內容,“冰上運動”(滑冰、冰球等)的報道“數以千計”,而“雪上運動”(滑雪、雪橇等)報道僅“數以百計”。“雪上運動”報道較少,其實并不出乎意料,因為舊中國的“雪上運動”起步較晚,在1947-1948年才開始組建滑雪部隊,相關概念的引進更是非常落后。1948年3月31日《申報》刊發“中國滑雪部隊在襁褓中”一文,文中提到:“不但新疆,乃至全中國,過去都沒有過滑雪部隊的存在,雖然在日本強占東北的時候辦過滑雪請諫,勝利以后政府也雖然在繼續辦理,但并沒有怎樣的擴充,也沒有大的規模,所以在新疆辦理滑雪訓練,可以說完全無成規可循,一切均賴自己創造。”

      二是內容上“冰上運動”報道更注重“本土”,“雪上運動”報道更注重“國際”

      “冰上運動”的報道大部分針對國內,報道的內容圍繞化裝溜冰、國內賽事、學?;顒拥葘n}開展。“雪上運動”的報道大部分針對國外,報道的內容圍繞著蘇聯滑雪、國際滑雪賽、日本滑雪、北歐滑雪、德國滑雪等專題開展,其中圍繞“蘇聯滑雪”的相關報道最多。

      近代報紙冰雪運動報道蘊含的時代符號

      (一)“救亡圖存”的身體符號

      近代中國的身體演變和國家興亡的發展實有著唇齒相依的關聯。在國勢垂蕩之際,“改造人作為改造一切的基礎”成為許多知識分子共有的基礎理念[4]。而“體育”作為重要的“改造工具”,在近代知識分子中備受推崇。青年時期的毛澤東曾發表《體育之研究》一文,開篇即言:“國力苶弱,武力不振,民族之體質,日趨輕細,此甚可憂之現象也。”[5]如長是不改,弱且加甚,故深感體育(鍛煉)之重要,所以提倡體育之自覺。“體育”在近代社會中與“救亡圖存”“強國強種”的身體符號相關聯。同樣,作為體育運動的重要類型,冰雪運動也被賦予了時代的“特殊價值”,這一點從近代報紙中即可管窺。如:1934年12月13日《新聞報》報道《漪瀾堂冰場開幕》一文,文中提到:“本冰場雖為營業性質,但提倡體育未敢后人。因滑冰可強健身體,以自衛,以救國,方才是本場所生影響云云。繼有來賓王石子,及比國使館玩將彬熙相繼演說,均對體育救國有所發揮。”[6]更有當時地方報紙報道組織滑冰(溜冰)競賽大會“募捐”以“救國”的內容,主要是因當時東北淪陷。由此可見,近代報紙所報道的冰雪運動內容蘊含著“救亡圖存”的身體符號。

      (二)“男女平等”的權利符號

      在古代中國社會,女性最重要的事務不外乎兩種:操持家務和專心紡織、生兒育女和相夫教子。鴉片戰爭以來,“西學東漸”,自由、平等、獨立等思想相繼傳入中國,這大大激發了對女性問題的關注。而西方傳教士在華先后創辦的《萬國公報》《字林西報》等,更是推動“西方女性觀”在中國的傳播[7]。有別于中國傳統“男尊女卑”的女性觀念,“西方女性觀”(男女平權)打破了傳統社會的倫理綱常、解放了當時社會的女性思想[8]。在“男女平權”這一思想觀念的影響下,近代女子也開始被倡導“同男子一樣”去參與體育活動。而冰雪運動作為體育的重要形式亦在被提倡的行列之中。近代的《申報》《大公報》《益世報》等報紙對提倡女子冰雪運動方面給予較多的關注和報道,個別的報紙更是用大幅的女性“滑冰寫真”的版面來宣揚和提倡女子冰雪運動。當然,宣揚的結果基本上還是能讓人滿意。正如1932年8月2日《新天津》發表的“小評”中所言:“中國昔日女權不振,今日一變而為女子萬能。凡興旺之所,一定有女子常到。興旺之事業,一定有女子參加,如:滑冰、跳舞、游泳等地方。”

      (三)“體育消費”的經濟符號

      近代以來,“開口通商”“對外交流”等因素促生了“西方資本消費”在中國的植根[9]。隨著西方奧林匹克以及“資本消費”觀念的傳入,舊中國幾乎所有的大型體育賽事都與“經濟消費”相關聯,冰雪運動的賽事也不例外。而近代報紙作為“主辦方和消費者”的交流窗口,對于“體育經濟”的消費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如:1939年1月10日《益世報》(北京)報道“平津埠際賽華頓杯冰球賽”一文,報道除對“比賽時間”等要素進行了描述,更蘊含著“門票大洋一元,優待學生票大洋三角”“每日只限五十張,臨時不售”等“消費符號”,報道原文內容如下:“[本報特訊]一年一度平津埠際賽華頓杯冰球賽,已于四日在津開幕,首戰二比二,次戰平以三比七敗北,系因,大雍去滬,未能出場之故,第二次比賽在北平東交民巷中德冰棚舉行,明晚九時,與后晨十時比賽兩次,門票大洋一元,優待學生票大洋三角,先期在青年會冰場與協和大禮堂售賣,每日只限五十張,臨時不售。”此外,亦有近代的許多報紙刊發冰鞋租賃、冰鞋售賣、“滑冰電影售票”等廣告,文中除對基本要素進行描述,更是會著重標明“價格”??偠灾?,不論是作為廣告形式抑或是報道內容中的“消費元素”,冰雪運動在近代報紙的報道中深刻呈現出“體育消費”的符號特征。

      結  語

      近代報紙刊發的冰雪運動相關信息也許略顯稚嫩,但這些信息對于我們了解“冰雪運動過往”及其所反映的時代特征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2022年2月20日新華社刊發報道:“中國代表團在北京冬奧會取得9金4銀2銅,創冬奧歷史最佳戰績”,這次報道就像是與“近代報紙”的一次跨時空對話,從舊中國無人參加“萬國冬季運動會”,到如今“世界獎牌榜排名第三”的歷史最佳戰績,冰雪運動已然承載著“國家強盛、民族振興”的夢想,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標志性事業與注腳。

      參考文獻:

      [1]成福民.多元文化背景下我國冰雪體育發展的新出路研究[J].冰雪運動,2021,43(03):54-57.

      [2]彭德倩. 上溯冬奧歷程,細數“城市之最”[N].解放日報,2022-02-07(006).

      [3]孫會,宋維山.近代報紙廣告的社會價值——以《申報》、《大公報》為例[J].河北學刊,2008(04):251-253.

      [4]黃金麟.歷史、身體、國家——近代中國的身體形成(1895-1937)[M].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36.

      [5]毛澤東.體育之研究[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1979:1-5.

      [6]北平溜冰已上市 漪瀾堂冰場開幕[N].新聞報,1934-12-13(013).

      [7]侯勵英.《中華女子修身教科書》與民初女子教育[J].人文中國學報, 2017(24):407-450.

      [8]白玉民, 張朝暉.中國近代社會的男女平等思想[J].吉林人大,2007(7):2.

      [9]陳奕蓓,王敏.近代中國社會變革與現代消費觀念的萌發[J].商業時代,2013(28):141-142.

      [馬振川:天津體育學院體育文化學院碩士研究生;楊祥全(通訊作者):天津體育學院體育文化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7月上

    編輯:范君

    张开腿乖男医生检查h
    <blockquote id="wemmu"></blockquote>
  • <samp id="wemmu"></samp>
    <label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label>
  • <samp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samp><samp id="wemmu"><s id="wemmu"></s></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