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wemmu"></blockquote>
  • <samp id="wemmu"></samp>
    <label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label>
  • <samp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samp><samp id="wemmu"><s id="wemmu"></s></samp>
  • 2022年09月27日 星期二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應對“信息過載”,也要防止“信息不足”

    2022-05-09 08:40:42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竇鋒昌

    摘要:如果缺乏優質的深度報道,即使在“信息過載”的當下,也會出現“信息不足”的問題。

      我們70后這一代,不僅僅經歷過“物資短缺”,同樣也經歷過“信息短缺”。小時候,除了所學的教材之外,沒有太多的課外讀物可讀。父親拿回來的一些往期的《大眾日報》和《半月談》,就已經是難得的精神食糧了,雖然看不太懂,但依然讀得津津有味。我與新聞的結緣,最早可以追溯到這個時期。

      如今,伴隨著傳播技術的極大發展,我們早已經從“信息短缺”時代過渡到了“信息過載”時代。信息少,會影響經濟發展和生活質量;信息多,也會影響經濟發展和生活質量。早在2008年,美國的一項研究就披露,“信息過載”當年給美國的工業經濟造成9億美元損失。當時還是PC互聯網時代,在如今“人人都是記者”的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的產量不知已經翻了多少倍,如果再算經濟損失的話,肯定是一個特別大的數字。

      回到現實生活。前幾天,收到2020級一位本科生的郵件,邀我參與她們的一個在線節目錄制。郵件大意如下:“由于疫情封城、俄烏沖突,近期新聞中的負面消息覆蓋了社交媒體,無孔不入地侵入每個人的生活之中。封閉中的我們,渴望通過信息與外界產生聯結,但與此同時,又因為負面信息的過量往往產生低落抑郁的情緒,我們的話題將圍繞如何面對過載的負面消息展開。”

      在我看來,造成“信息過載”的信息大概分成三類。第一類是重復的信息,在這里看到了,在別的地方也看到了,讀者對此會覺得比較煩躁。第二類是過度情緒化的信息,它闡發的不是事實,而是一種個人的偏見,充滿了激烈的情緒。第三類是“反轉新聞”或者假新聞,一條新聞今天這么說,明天那么說,讓很多讀者無所適從。

      如何應對這樣的“信息過載”?我有三個建議。

      首先,在泥沙俱下、良莠不齊的信息來源中,可以更加看重來源于機構媒體的推送,比如財新、澎湃、第一財經、南方周末等媒體,這些機構性媒體建立有一套專業的信息過濾和核查體系,能夠把那些離譜的信息拒之門外。特別是在俄烏沖突、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事件發生的時候,這些專業化機構媒體的價值會更加凸顯。

      其次,在專業化過濾之外,我們也需要“協作式過濾”。因為日常新聞的獲取,大家更可能依賴微博、微信公眾號以及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體。這時候,為了防范信息過載,選擇靠譜的信息來源就很重要。以我本人為例,碩士同學組成的微信群的發言質量就比較高,另外一些微信群的信息就會亂七八糟,這樣的微信群就要少看甚至干脆退出。

      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是“自我過濾”,也就是我們的媒介素養問題。特別是研究新聞的和學習新聞的,都要對信息有更高的判斷力。在接收信息、轉發信息以及對信息發表見解的過程中,要盡可能把一些虛假信息過濾掉,減少虛假信息的傳播和流動。

      “信息過載”客觀存在,不過,我對這位同學郵件中所說的“負面消息”“負面信息”持有不同看法。因為造成讀者情緒低落的未必是“負面信息”,而且“負面信息”也自有其價值,特別是輿論監督式報道,這是一種“瞭望性新聞”,這些新聞可以讓讀者看到社會中存在的問題,報道出來之后,可能引發各方面的重視并且去改善。這樣的新聞雖然讀起來可能有壓抑感,但它總體上會促進社會向好的方向上去發展。如果這種信息供給不足,就會形成“信息不足”。

      客觀地講,當前輿論監督報道不如我當年從事媒體工作時多了。那時候,這類報道在所有報道里能占到20%到30%左右。輿論監督報道之外,還有相當一部分屬于“中性報道”,中性報道的傾向沒有那么明顯,但也能夠把一些社會上出現的新問題和新現象反映出來。此外,當然還有相當比例的報道屬于主旋律新聞。三種新聞各占三分之一左右,這是一個比較好的比例構成。

      輿論監督報道的減少讓很多問題不能夠及時被發現和被處理,這就會遺留很多社會問題。比如春節前后發生的豐縣事件以及上海當前的新冠肺炎疫情,都是特別重大的值得深入報道的選題。在這樣的選題上,如果缺乏優質的深度報道,即使在“信息過載”的當下,也會出現“信息不足”的問題。

     ?。ㄗ髡邽閺偷┐髮W新聞學院教授、高級記者)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2年第8期】

      本文引用格式參考:

      竇鋒昌.應對“信息過載”,也要防止“信息不足”[J].青年記者,2022(08):127.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张开腿乖男医生检查h
    <blockquote id="wemmu"></blockquote>
  • <samp id="wemmu"></samp>
    <label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label>
  • <samp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samp><samp id="wemmu"><s id="wemmu"></s></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