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wemmu"></blockquote>
  • <samp id="wemmu"></samp>
    <label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label>
  • <samp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samp><samp id="wemmu"><s id="wemmu"></s></samp>
  • 2022年08月16日 星期二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萌化傳播的批判解讀

    2022-08-12 08:32:35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蔣才靜 王敏

    摘要:本文通過對野生動物報道中的萌化傳播進行批判解讀,發現在新媒體時代部分媒體工作者表現出對野生動物“萌外表”“萌行為”的簡單關注,模糊了野生動物保護的重點,更重要的是以想象的

      隨著萌化傳播普遍化,在新聞報道里常用“萌”來形容外表可愛的野生動物,給行為神態豐富的野生動物賦予人的情感和價值觀。但是,萌化傳播的負面作用日益凸顯。人類活動范圍擴大,動物棲息地破碎,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出現在城市。媒體對野生動物的萌化報道不應只是簡單地關注外表,切忌因動物的可愛外表、記者對動物行為的“合理想象”寫出“假消息”,模糊了動物侵入的風險,使受眾蒙蔽在與動物親近的迷霧中,忽略了媒體在環境傳播中的警示作用與野生動物保護的宣傳重點。在報道中應注重體現自然界中野生動物的真實行為內涵,揭示與野生動物在城市共存中的風險問題。

      萌化傳播成為傳播新形態

      20世紀80年代萌文化在日本產生,指的是御宅族(指熱衷于其他形式的亞文化,并對其有深入研究的人)看到令自己怦然心動的動漫人物或網游角色時,從心底自然流露出的狂熱喜愛之情。[1]萌文化進入中國后,因具有讓人放松和緩解壓力的特點,使用范圍從網絡世界拓寬至現實世界,更成為年度流行語,如“賣萌”“萌萌噠”。“萌”字不斷被賦予新的內涵,嬌小、單純、可愛、低攻擊性等多種情緒夾雜在“萌”字含義中,呈現出一種文字難以承載的豐富性,并逐漸成為一種文化氛圍。伴隨社交媒體的使用,萌化傳播成為大眾傳播中的傳播形態之一。有研究指出萌化傳播是萌文化語境下的產物,是傳播者運用萌文化對某種事物、思想、行為進行可愛化處理,以達到受傳者喜愛共情的目的。[2]

      2012年起可見到主流媒體關于“萌”的相關報道,如2012年7月19日《南方日報》上的文章“深圳官微風格:從官味重到萌聲四起”。[3]2015年3月8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中王毅外長回答記者問時,用“剪刀手”打引號,外交部官微回應稱:“外長也賣萌,不過小靈通要以正視聽,這不是剪刀手!這是打引號的手勢哦。”2017年6月,新華社公眾號以一則“剛剛,沙特王儲被廢了”的短消息火速出圈。原因是編輯在回復網友留言時賣萌親民的語言風格。如:“已經五百年沒人叫過我寶寶了——年過四旬的老劉同志流下了激動的眼淚”“誰夸我漂亮!出來!看我不打扮漂亮約你出來看星星(配羞澀可愛表情)。”賣萌的語言與讀者心中國家通訊社嚴肅的形象產生了反差萌。

      在日本,為了提高年輕人對政治選舉的熱情,從2010年開啟了政治中的萌化傳播,福島縣選舉委員會發布了美少女版的投票宣傳海報。日本共產黨還成立了“擴散部”,定位于傳播快樂的政治,將8名成員做成漫畫小人進行網絡宣傳。[4]

      萌常被用來修飾幼小和可愛的人或事物,讓人解除防備帶來的緊張感,感覺到溫暖和放松。人類對于危險的事物會本能地遠離,而對低攻擊性、示弱感強的事物則會表現出更多的親近意愿,動物幼崽和嬰兒恰恰是具備這類屬性最多的生物,因此,多數人都會覺得小動物是“萌”的,讓人感到治愈和放松。[5]因此,“萌寵”一詞火了,形容那些長相可愛、憨態可掬的寵物們。各種萌寵電影、紀錄片的流行也助推“萌寵”這一概念的傳播,電影《瘋狂動物城》中的兔子警官朱迪和暖男狐貍尼克,耳朵超大、身材小巧卻假扮大象的耳廓狐芬尼克,以擬人形態展現了它們的萌態,觀眾大呼“太萌了”。BBC在2019年推出的紀錄片The wonderful world of baby animals,中文譯名為《可愛的小崽子們》,拍攝了海豹、企鵝、刺猬幼崽們歷經艱險的成長日記,影片里萌元素的使用,如對動物幼崽胖乎乎的身體的刻畫,迎難而上的擬人化心理等,符合觀眾對萌態的審美以及獲得放松的娛樂體驗。
    \
    \

      野生動物類報道中的萌化傳播形態

      野生動物報道中最出圈的萌動物代表就是熊貓,媒體報道中大熊貓的形象就是胖乎乎的身體和長著黑眼圈的圓臉,行動緩慢地坐著吃竹子。隨著iPanda頻道對成都熊貓保護基地的直播,熊貓幼崽更成了被喜愛的對象,對“盆盆奶”的追隨和抱著奶媽大腿的行為,還形成了熊貓的粉絲團。媒體長期對圈養大熊貓的萌狀進行關注報道,網友戲稱“大熊貓咬合力僅次于北極熊,能爬上二十米以上的樹,能把三四頭狼當坐墊玩,奔跑速度在海拔兩千米高度的山地里能超過劉翔平地的最高速度,而它,居然靠賣萌為生!”2021年10月20日,《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在我國召開期間,新華社推出了創意漢字書法雙語漫畫海報——“萌萌噠”大熊貓、“傲嬌”朱鹮、“精靈”藏羚羊、“護犢子”亞洲象,將網絡流行詞匯與動物們結合起來,以萌化傳播形態向大眾宣傳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的召開。[6]

      在和野生動物有關的新聞報道中,萌化傳播依靠對動物“萌態”行為的擬人化報道,賦予動物人類的心智。比如把蟑螂稱呼為“打不死的小強”,老鼠被稱為“吱星人”,貓被稱作“喵星人”。加拿大社會學家韋格納指出,人類心理很容易把一些物體(無論真實存在的還是想象的)擬人化,將其看作有心智之物,并因此對它產生強烈的道德情感。尤其是對動物,因為其與人相似的動作,就認為其與人類有相似的心智。[7]2021年8月,云南亞洲象離開棲息地北遷17個月后南返,亞洲象的北遷路引來了全球的眾多關注,媒體對亞洲象一路上的行為密切關注著,新聞中多報道亞洲象一路上的“萌”態舉動。如:“北遷亞洲象在途中吃了酒糟醉酒”“象寶寶撒嬌不睡午覺”“小象一路吃玉米剩下菠蘿”。除了報道大象憨態可掬以外,還有以下報道案例如:“游客減少導致企鵝出現心理問題”“小熊貓爬進游客房間吃零食暢玩,迷失在一聲聲寶貝里”“真燕過留痕,鳥著急出門急到卡粉”……這些報道將動物的行為擬人化,賦予人的心智想法,以求引起更多關注,但解讀動物行為從“我”出發,以人的思想模式來假設動物的想法,對動物的行為往往產生誤解,導致報道不科學,甚至鬧出笑話。

      野生動物報道中萌化傳播的批判解讀

     ?。ㄒ唬?ldquo;萌”成為營利公司營銷方式,催生非法販賣

      面對可愛的動物們,人們的態度多是“好可愛,想摸想養”。一些組織就借此發現了新商機。由于我國對“寵物”并沒有官方的定義,人工養殖的野生動物哪些可以作為野生動物進行管理,哪些不應該作為野生動物管理,野生動物保護執法部門難以取舍,導致其執法困難。因此,許多被人喜愛的野生動物也被營利公司借機“洗白”成為寵物,將野生動物圈養在酒店、咖啡店等場所,向觀眾展示來這里就可以與野生動物親密接觸。在電影《瘋狂動物城》上映后,電影中的男主角狐貍尼克因具有“撩妹”屬性而成了網紅,不少人打起了養狐貍的念頭,一寵物賣家表示線上線下均有人詢問購買。并且,電影中尼克的搭檔耳廓狐芬尼克因為大耳朵和小身體,也成了熱門的寵物之選,在電商平臺上一只耳廓狐價格高達4萬余元??头硎径鼇碜試?,幼崽時期就被捕捉人工飼養長大。交付部分訂金則可預定購買。[8]
    \

      不僅觀眾對可愛的野生動物發出想養的感嘆,動物園、海洋樂園也經常虛構宣傳動物的心理來達到營銷目的,而這樣的奇聞異事,就被媒體注意到了。2021年8月,某央媒發布微博稱“游客減少導致企鵝出現心理問題”。報道中詳細講述了在泰國某水族館,因為疫情原因游客大幅減少,這導致了館中習慣被游客圍觀的企鵝感到困惑,在原地四處張望,不明白游客都去了哪里。[9]網友們評論表示:“這是雙向奔赴的愛呀……”“你以為是你在看企鵝,其實是企鵝在看你……”企鵝的這些行為在動物學家看來是企鵝本身的自然行為,企鵝想念游客的說法是水族館的營銷手段。水族館內喂養著一大群企鵝,企鵝本身是群居動物,它有同類相伴,不會感到寂寞或者想念游客。[10]在同年12月27日,某新聞周刊官微發布微博“小熊滑旱冰萌翻網友,動作靈活姿勢嫻熟”,報道了南通森林野生動物園里的黑熊在飼養員的訓練下學會了滑旱冰,并且在網絡平臺還有大批粉絲。小熊滑旱冰,這一違背熊類自然天性、折磨動物身心、美化動物表演的行為,媒體不應將此冠以“萌”“聰明”的字眼,這掩蓋了背后可能有的動物虐待問題。

     ?。ǘ┭谏w動物與人接觸帶來的風險

      以“萌”來形容野生動物的外表和行為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野生動物的危險性,萌萌的動物帶給人低攻擊性、易于親近接觸的錯覺。但這種接觸背后可能是被抓傷、咬傷,甚至可能感染上病毒,如禽流感、SRAS、H1N1等。2021年10月28日某央媒微博發布“小熊貓爬進游客房間吃零食暢玩,迷失在一聲聲寶貝里”,報道了在江蘇南通一只小熊貓闖進酒店房間,“受到人熱情邀請”后在房間里暢玩、床上打滾、還吃起了零食。視頻里小熊貓從酒店窗戶進入房間,先是在床上翻滾露出肚皮,游客和它“交談”起來,問“可以摸你嗎”,還要給它切蘋果。這條微博被眾多省級報紙官微轉發,網友評論“就這反應?我可以把它吸禿頭”,“什么時候才可以人手一只?”“這是什么神仙小可愛!啊啊啊……淪陷了!尾巴蓬蓬的看起來很好rua??!我床上要是有這么一只小熊貓我都不出屋!抱著猛吸!”但是,科普作家轉發此條微博并評論:“國內某些酒店以動物攬客,現在一推窗野生動物就進門了……”某些網友也表示:“被咬傷了還得打疫苗”,“媒體就知道吸引流量,不知道引導人們遇到瀕危國家野生二級保護動物應該怎么做,萌就可以上手嗎?”[11]媒體將野生動物進入人的房間這一對人和對動物來說都充滿危險的行為描繪成其樂融融的和諧場景,置人的安全于不顧,小熊貓在房間里露出肚皮的行為并不是希望人“擼”它,而是處在防御狀態。同樣的還有在12月底,也是此央媒微博報道湖南某景區工作人員因下大雪定期投喂獼猴,形容獼猴在“晶瑩剔透的樹叢間盡情撒歡,萌態可掬”,以一種夢幻式的場景描述獼猴與人的和諧共存??墒窃摼皡^在此前已多次發生野生獼猴因被投喂成習而搶劫游客食物、抓傷游客的事件,此微博一發,無疑又是一個負面案例,掩蓋人對野生動物的過度干預致使人員受傷的風險。

     ?。ㄈ?ldquo;合理想象”動物行為滑向泛娛樂化

      2021年11月21日,某新媒體官微發布微博“真燕過留痕,鳥著急出門急到卡粉”。微博內容如下:濟南的王女士發現家中剛擦完的玻璃驚現動物印記,王女士說,可能是玻璃擦得太干凈了,鳥沒看見。網友跟帖評論:哪只鳥出門著急卡粉了嗎?好笑吧,拿命換的……[12]此條微博被好幾個媒體官微轉載。實際上,鳥撞上玻璃留下痕跡是鳥兒高速撞擊到玻璃上留下的羽管碎片,其背后往往是一個小生命的離去。北京大學山水自然保護中心轉發此條微博評論道:“研究表明,鳥撞建筑被認為是由人類造成的鳥類死亡的第二大原因。鳥類看到反光玻璃映射出的植被、天空等環境,會誤以為玻璃上的地點可以到達,因此發生撞擊。我們可以在玻璃窗上貼上一些醒目的鳥類防撞貼紙(如點狀貼紙、猛禽貼紙),晚上關掉不必要的燈光,以減少鳥撞悲劇的發生。”[13]部分媒體將鳥撞悲劇調侃為鳥兒化妝掉粉,將生命逝去調侃成傻鳥看不清路,將悲劇報道成為嬉笑娛樂,將慘烈的現實一笑帶過,失去了對生命的尊重和對科學的重視。

      同年5月以來,從云南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一路經紅河、玉溪北上至昆明市的15頭亞洲象,引發了網絡上的“全民圍觀”。各界人士議論紛紛,甚至有一些自媒體視頻播客、博主為了吸粉絲、擴流量也趕去當地做直播,媒體在報道中廣用擬人化的報道方式,將小象破壞村莊的行為描述成孩童般貪玩可愛,把大象北遷這樣一個嚴肅的生態科學問題娛樂化。

      結  語

      萌化傳播的流行,證明了媒體在變革傳播語態上的努力。語態變革可以在一定層面推動新媒體公共信息傳播的變革,但更重要的變革應是在理念、制度、文化等層面,而不在表現的形式。[14]萌語態沒有問題,問題在于媒體對動物行為的“一萌到底”“合理想象”“田園詩歌的浪漫呈現”以人的想法誤導動物真實的自然行為。這暴露出部分媒體工作者在處理動物新聞時憑“想象力”寫作的習慣,輕信傳言,在工作時不主動聯系專業人士求證?!吨腥A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提出新聞媒體應當開展野生動物保護法律法規和保護知識的宣傳,對違法行為進行輿論監督??梢越梃b保羅·泰勒的生態倫理思想指導新聞報道,拒絕“人類優越論”,不以人類文明的價值來判斷非人類的動物們。[15]動物外表只是引發我們關注的一方面,要變革長期以來對個體野生動物萌外表的過度關注帶來的與動物親近的想法與對野生動物棲息地的關注不足。重要的是“剛柔并濟”,發揮大眾傳播在環境傳播中的教育與警示作用,在萌中宣傳與野生動物接觸的風險,強調與其保持距離,并科普動物的真實自然行為的內涵。

      【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新媒介場域下的新聞生產慣習研究”(批準號:17BXW025)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四方田犬彥:論可愛[M].孫萌萌,譯.山東:山東人民出版社,2011:135.

      [2]戴海波,楊惠.政治宣傳中“萌化傳播”的問題及反思[J].青年記者,2021,(20):38-39.

      [3]張平.中國語言與社會互構思考:基于官微多模態“萌”話語的分析[J].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20,49(02):122-128.

      [4]趙新利.日本政治傳播中的“賣萌宣傳”[J].青年記者,2016,(10):89-91.

      [5]陳一,洪夢琪.論主流話語的“萌化傳播”:內涵、機制與未來走向[J].青年學報,2021(03):30-36.

      [6]新華社.你喜歡“萌萌噠”還是“傲嬌”?[EB/OL].(2021-10-20).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94485883027673.

      [7]丹尼爾·韋格納.人心的本質[M].黃玨蘋,譯.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20:67.

      [8]《瘋狂動物城》“萌帝”耳廓狐火了,買一只2-5萬!專家稱比狗危險[EB/OL].(2016-03-18).https://mp.weixin.qq.com/s/d-eV1ExikuCbpfxe8bJjdA.

      [9]疫情下游客減少,泰國企鵝出現心理健康問題[EB/OL].(2021-08-11).https://weibo.com/2258727970/KsVXlc3R6.

      [10]花落成蝕.沒想到,時隔一年又看到有動物開始打游客減少導致企鵝出現心理問題這張牌[EB/OL].(2021-08-11).https://weibo.com/1353509550/KsXGXnupO.

      [11]迷失在一聲聲寶貝里,沒拿自己當外人!小熊貓跑游客房間吃零食暢玩[EB/OL].(2021-10-28).https://m.weibo.cn/2810373291/4697168075817874.

      [12]真“燕過留痕”鳥撞上剛擦的玻璃留下身影[EB/OL].(2021-11-21).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705933734117449.

      [13]研究表明,鳥撞建筑被認為是由人類造成的鳥類死亡的第二大原因[EB/OL].北京大學山水自然保護中心.(2021-11-21).https://m.weibo.cn/1593917140/4705956514499981.

      [14]彭蘭.新媒體時代語態變革再思考[J].中國編輯,2021(08):4-8.

      [15]黃炎平.保羅·泰勒的生態倫理觀[J].中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10(02):145-151.

     ?。ㄊY才靜:西南大學新聞傳媒學院碩士研究生;王敏:西南大學新聞傳媒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2年第13期】

      本文引用格式參考:

      蔣才靜,王敏.萌化傳播的批判解讀——以野生動物類報道為例[J].青年記者,2022(13):46-48.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张开腿乖男医生检查h
    <blockquote id="wemmu"></blockquote>
  • <samp id="wemmu"></samp>
    <label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label>
  • <samp id="wemmu"><label id="wemmu"></label></samp><samp id="wemmu"><s id="wemmu"></s></samp>